萨龙网络原创通用企业产品展示类的 WordPress 主题!

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 正文

百度:还在转身时

互联网对于结果的兴趣远远高于过程,百度的自证难度也比腾讯和阿里高上许多,陷在泥潭里的滋味从来不曾好受,然而只有在彻底爬出来之后,它才能够重新构建公众的认知和价值的判断。

百度最新一季财报尽管通过优化资产的方式实现了极为可观的利润数字,然而不及预期的营收总量和盘后下跌的市场反馈,依然是在延长这家公司的阵痛历程。

百度进入漫长的中场战事已达一年有余,至今仍然具有立于危墙之下的忧患,它作为巨头的资质固然坚挺如旧,但在气候大变的转折时代,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似乎也是一种颇为有趣的巧合,除了百度之外,包括微软、小米、Uber在内的科技公司均在近年以来相继进入调整阶段,并迎来不同程度的改变和结果。

毫无疑问,百度是其中最为艰难和决断的一个,李彦宏首次交出权力,也把忍耐交付给了对于陆奇的信任,而最大的敌人则成为了时间本身,资本市场都在谨慎审视百度这艘巨轮的航线更迭,并试图判断它所朝向的远方究竟有没有大陆。

在很多人看来,百度早该经历这一切,不过迟到,终究好过缺席。

对于时至今日的百度而言,它的所有选项都摆在台面上,解决路径也都不是秘密:以信息流完成营收增量,以人工智能定义企业想象,前者改善近忧,后者化解远虑。

今年夏天,Google宣布在其搜索应用里推出名为「Google Feed」的内容推送服务,支持用户根据搜索关键词获取与之有关的信息排序。

Google的高级产品经理Karen Corby认为,虽然搜索引擎没有社交网络的关系数据作为算法基础,但是用户在搜索框里留下的痕迹,可能更加能够反映他们的真实想法和需求:

「比如我在好几年前曾经疯狂的迷恋《玻璃城堡》这本书,并在Google里搜索了很多关于它及作者的信息,然后这事儿就翻篇了,直到有一天,好莱坞决定拍摄一部改编自《玻璃城堡》的电影,我并不知道这条新闻,但是Google Feed却记得我当初的兴趣,然后向我推送了这部电影的预告片。」

在桌面互联网的年代,Google、百度等搜索引擎的宗旨一度是让用户更快的离开它——因为这才意味着搜索效率——但是现在似乎一切都变了,信息流主导并支配着和内容有关的万千场景。

今年前三季度,百度的信息流业务累计为其贡献营收超过10亿美元,甚至传出今日头条销售越界争夺客户资源的事故,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它的发展都隐约成了气候。

就像通过强化核心产品和主动资本布局的并行战略,腾讯和阿里在移动端延续占领了社交和电商的入口,百度同样迫切需要移植它的长项,也就是信息入口。根据Quest Mobile的统计数据,手机百度的用户使用时长相比第二季度提升15%,增长率在国内DAU超过1亿的头部应用中排名第一。

相比之下,人工智能的见效则将长上许多。

陆奇使用棒球比赛的比喻界定百度在人工智能促进商业化方面的进度——「相当于刚刚进入第二局和第三局之间」——足见高山之下的审慎。

虽然有部分华尔街机构对这种不够立竿见影的效率颇有微辞,但是相关评价也相当客气,比如巴克莱银行的分析师就认为只要搜索依然是百度的核心竞争力,那么它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大举投入所需要的回报时长就会变得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而这会削弱股票的价格。

「自从第二季度财报公布以来,百度的股价上涨了34%,其市值增加了240亿美元,相当于一个微博,我们认为这反映了公允价值。」

不过,也有诸如高盛这种对百度未来强势看好的机构存在。高盛分析师认为,目前仅中国就产生了全球13%的数字信息。未来,这一数字将增长到20%-25%,中国具备AI崛起的条件。而在中国企业中,最大的受益者将是「BAT」,而百度是「BAT」中涉足AI最深的企业。为此,高盛表示长期看好百度,认为在2020年,百度股价将达到326美元。

而在第三季度,百度的研发支出相交去年同期增长24%,如果去掉百度出售外卖业务所得的收入,相当于占到了净利润的86%,百度甚至在财报说明中特意强调「预计这部分近期不会带来实质收入」,大有壮士断腕的痛感。

无论是被称作「Apollo」的无人驾驶开放平台,还是雄心勃勃的「DuerOS」系统级解决方案,百度都还处于共享能力和规划生态的阶段,它试图帮助第三方合作者更为简洁的解决盈利问题——比如节省人工智能领域的开发成本。

巧合的是,继高盛之后,CNBC也认为,到2020年,Google、亚马逊、百度将瓜分智能家居市场。

和Google在过去近二十年里做的事情一样,人工智能也符合一种生态级的游戏规则,也就是在把产品做到底层的技术支持和应用服务之后,衍生出来的话语权才是点石成金的法杖。

在百度看来,算法、计算和数据是支撑人工智能的三大要素,而它不惜代价的投入,无不是在维持在这三大要素方面的地位。

以计算为例,百度的GPU集群规模一直位居国内第一,供职于百度的科学家在调用服务器资源的权限上,亦出乎意料的宽松,而在上面不间断的跑着的,是千亿级的算法样本以及百亿级的用户数据。

放长线并不能确保一定能够钓到大鱼,但是要想钓到大鱼,就必须接受长线投资的耐力要求。

用英国诗人沃尔特·司各特的话来说,「要看日出的人,一定要等到拂晓。」

当然,互联网对于结果的兴趣远远高于过程,百度的自证难度也比腾讯和阿里高上许多,陷在泥潭里的滋味从来不曾好受,然而只有在彻底爬出来之后,它才能够重新构建公众的认知和价值的判断。

希望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

想与AI投资人和创业领军企业负责人面对面交流吗?想找到你的伯乐或者公司中流砥柱吗?12月14日,亿欧将在北京举办2017AI产业应用峰会,20+嘉宾,50+媒体,75%企业中高层占比,来这里和有识之士共同探讨AI吧!

发表评论